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财经英语词汇 >> 正文

【军警】我的兄弟叫灰灰(小说)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狗是07年6月份左右,哥从我们县城的狗市上,花了八十块钱买回来的。

这是只灰褐色的小狗,瘦弱的身子,还有杂乱的毛发以及敏锐的眼神里透出的惊恐,狗刚进了村子,那些老年人,(见过狼的都说)像狼,那肯定就是狼狗了,我是没有见过狼的,打印象里的狼是凶猛的,是聪明的,更是群居的,狼的特点这条小狗什么也没有具有,有的只有那身凌乱的毛发,直直的扎向天空,它很灵敏,时不时的盯着我们,我和妹妹是没有办法靠近的,一走进,它就遛进了那个临时的准备的窝,放杂乱东西的破旧的烤烟楼里,窝在了那件很陈旧的皮大衣上,眼睛就盯在门口,一人进入,它就迅速的支起腿来,当你不进去它就又爬了下来。

没过几天,白天它就不怎么进窝里了,开始活动起来,那条尾巴老是直直的扎在身子的后面,直直的对准了天空,仿佛这样才可以给它安全感的样子。有时,它会直直的盯着你看,眼睛一眨都不眨的盯着,尾巴竖起来,毛发也横了起来,后腿直直的撑着后半身,可当你要做捡起什么东西的时候,它就灰溜溜的跑远了,此刻,它身上的毛发还不密,身子还很小,只是已经没有刚来的时候的胆小,不会哼一声它就躲在自己的窝里边去了。

妹妹很喜欢这条小狗,或许是可爱,妹妹很喜欢和它玩,逗它。它就是不怎么活动,最多的时间就是趴在自己的那个用皮衣做的窝里面。狗是忠诚的,也是善良的,也是聪明的,妹妹起先叫起了它“灰灰,”灰灰也就成了它的名字。

(2)

一个月后,哥哥外出打工去了,喂食狗就成为我和妹妹的任务,而我们并没有把它当做一件工作去完成,而是当成为了那时最美丽的时刻,我们吃饭的时间也是狗狗开饭的时点,狗狗吃起了白馍馍,刚开始,叫它,它只是回回头,现在一叫它的名字,它就迅速的跑过来了,它的腿还不能把它直直的支撑起来,可现在它已经学会跳动,舌头会吐出来,迅速的把食物卷进口中,一瞬就没有了,它已经回摇尾巴了,仿佛这种动作是不需要去训练的,我不明白摇尾巴是怎么的象征,我只知道它开心的时候就摇尾巴。没过两星期,狗狗开始退毛了,毛发一簇一簇的掉落,新的毛发开始找出,从头开始,逐渐的到全身,退下,还有腋下,俯下的,都退掉了,俯下——肚子上长出了最漂亮的白色的毛发,更加的密集,头上的毛发颜色更加的深,不再是灰色,已经成为深黑色,只是全身还是灰褐色,不过从那抽长的身子骨看的出,它的毛发是已经换完了。

渐渐的狗的食量开始增大,身子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尤其是脖子那块的毛发,很是密,像一个褐色的项圈挂在脖子上,后腿可以支撑起整个的身子,开始嗷嗷的叫,在夜里,这种叫声是会让人联想到狼的,它已经开始健壮,跑起来更快了,当喂食它的时候,它的后腿会支撑其整个身子,腰部给劲,前腿弯在胸前,直直的站立起来,头来回的摇摆,眼睛随着食物转动,直直的盯着,猛地脑袋一抬,脖子一伸,就把整个一大半的馍馍叼走,一旦食物进入口中,就会迅速的被撕碎,不到一瞬,食物下咽,很难分得清楚,它

嚼过没有,或是直接吞下去了,这下可高兴坏了我们,我和妹妹最喜欢的就是它直直的站立起来,很勇敢,很激烈。没事,就拿块小的馍馍招惹它,它自然也就上蹿下跳的,在那个时候,狗是给了我们很多快乐的,我不知道狗是怎么想的,或许那个时候它也无忧无虑,快快乐乐的过着。

(3)

没过三个月,狗已经发生了彻头彻尾的变化,凶猛,厉害,汪汪的直叫,隔壁的猫再也不在屋檐上喵喵的直叫了,家里的猫也老是见不到踪影,可老是在夜晚的时候回来,猫回来总会惹得狗叫,那叫声里,带着力量,带着某种安全感,仿佛是种警示,对猫的警示,更是对黑夜的警示,狗保护起了我们,冲淡了夜的漆黑。

猫见到狗就会躲起来,可不然,白天有时候就会撞面,此刻,猫支起了身子,前腿变的很长很长,身子弓起来,像桥,却比桥要弯的厉害,嘴里的叫声可怕,“瞄、瞄、、”声音里有恐惧,可却有种威胁,前爪不停的抓地,地与爪子的摩擦声清楚可听,脑袋缩进了身子,后腿会送出身子,一个跳跃,就从狗的身上跳过去,急速的跑到隔壁屋后不远处的那刻柿子树上去,速度迅速,不留任何设想。灰灰那刻正在那看着,没留神,就不见了,可灰灰紧随其后,一跃,跳上了土堆,前爪抓树,汪汪的叫个不停,爪子拍树,爪子抓树的吱吱响动,可猫也不闲着,几步就蹿到了树的顶层的小树枝上,一跃就又跑到最近的那一棵柿子树上去了。动作迅速,且有条不絮,既然在那棵树上远远地看着狗,发出喵喵声,那声音里充满了胜利的色彩,狗猛地一跳,汪的一声,猫就躲进了树叶里,再没见到身影。晚上,猫没有回来,早上,刚起床就听见猫叫,猫回来了,猫饿了吧!

(4)

狗搬家了,原因是猫不敢回家了,狗的家现在被放在了那个不用的车棚下,车棚可以挡风雨,狗现在真的成了家里的保护使,以前那几个讨厌的鸡不在偷吃鸡笼下的麦粒了,还有玉米粒放在屋子前面也不会被别的家鸡吃了,在这个狗印象里,还没有尝到吃肉的香味,狗只是追着鸡乱跑,鸡哇哇叫。狗或许喜欢这种游戏。顽皮吧!

家里养着两头猪,猪长的已经很肥了,大约过两个月左右,猪就要牺牲了,可猪此刻睡得香甜,正是午休,母亲刚刚喂过,太阳暖洋洋的照在猪的身上,家里的那几只 鸡,在猪槽上啄着猪食里的玉米面和成的东西吃,看看猪身上,还有两只鸡在身上打着盹,也要学习猪补下午觉。此刻,安静的听得到鸡啄槽子的声响,“叮叮、、”还有猪发出的哄哄声,还有此刻远处一只大公鸡就要叫鸣扑腾起翅膀的声音,公鸡打了一声鸣,两只鸡中有只眼睛睁开又合上了,猪没有任何的反应,反正仿佛和自己一点关系也没有,享受着此刻的安详与宁静。此刻,那只大公鸡正追着一只尾巴上没几只毛的母鸡打转转,公鸡叫着,母鸡叫着,也没有惊醒那两只猪身上的鸡的午休,此时,此时,一瞬,公鸡就扑腾起翅膀跳了起来,不在打鸣,而是疯狂的跑了起来,母鸡也随着公鸡飞起了翅膀,跳上了那边的土堆,窜进了苹果地,猪身上的那只鸡反映的慢了,一下子就掉了下来,这是急那时快的,扑腾着飞了起来,叫的泣声,叫的声音洪亮,可那只鸡发现狗跑远了,就跑出了后院,走进前院,进了头们外不见了,猪才懒得动,只是耳朵扑腾腾的煽起了一阵阵尘土,仿佛吃饱是头等大事,别的就没什么事情可想了,心大啊,就肥了。可不是,狗就追着那只尾巴上毛少的那只,紧追其后,就要追上了,鸡扑腾了下,又落后了,就又追,鸡吓的乱叫,母亲吼了声“灰灰”,声音压住了鸡叫,狗就跑回了那个车棚里去了,窝在了那件很陈旧的褪了色的大衣上,身后卷起的尘土一下子就飘散了,舌头吐的老长,眼睛时不时的乱眨,看看这里看看那里的,两个前爪扑向身前,后腿就顺着身子弯曲着,见到我走向了它,就猛地站了起来,跑过来,这儿嗅嗅,那儿闻闻,用舌头舔起我的手来,我一挥手,它就又卧在了那里,我用手紧紧按着它头,它的舌头又吐了出来舔我的手来。

(5)

狗又有了变化,现在锋利的牙齿可以咬断布条了,因为它让猫害怕,让隔壁的鸡老是乱嚷嚷。于是 ,母亲就用布条套了个环把它拴住了,它分明的感觉到了不适应,汪汪的直叫唤,声音了带有恳求,也有盼望,而且可以看到,它很用力地在地上用爪子爪,会把那些个食物都放进自己爪的那个小洞里,而且把母亲用来给它盛东西的碗打碎了。不行,就换了一个铝制的盆子,刚放好,它头一甩,就把那盆子里的东西打翻了,没有人理会,它看到这样,也就不叫了,仿佛已经习惯了的样子,它开始趴在那里,看着公鸡,还有隔壁的几只鸡跑过,也不去理睬,开始习惯用自己的爪子刨坑起来,刨了好几个坑,并把所有的吃的都放在那些个大小不一的坑中。我和妹妹取了出来,给它,它又放了进去,之后,我们第二天再去看时,食物已经没有了,索性就没人理睬这件事情了,看它刨坑很认真,埋得也很认真,用爪子先刨好坑,放进食物,用嘴供起那些土块进入坑内,之后用爪子铺平。

那是一个下雷阵雨的夜里,雷声阵阵,狗叫声令人恐惧,只是雷声盖住了狗叫声,狗是害怕雷声了,就咬断了布条,它锋利的牙齿穿进了那只大公鸡喉咙,它那锋利的牙齿还有爪子把那只大公鸡撕得粉碎,只有那些个羽毛,红红的带有血色的在那个麦草堆前堆了一大堆,还会看到一些母鸡的凌乱的羽毛,以及空气里血色的气息,那是早上不下雷雨时母亲发现的,母亲找到了那几个被吓傻的母鸡,在不远处的流水渠里,母亲抓它们的时候,直叫个不停,仿佛昨日的惊魂还没有结束,才刚刚开始般,母亲气得厉害,就是找不到罪魁祸首的灰灰,回到家,等了一下午,灰灰才跑着回的家,回到家,母亲看到它的嘴上还残留着一公鸡的羽毛时,就扔了一木棍,灰灰是撒腿就跑出了家门,嘴里还汪汪的叫唤着。仿佛是在辩解自己犯下的,我是跟在灰灰的后面跑出去的。我是在屋后面的那片麦地里找到它的,它在那里,直直的站立着,我跑了过去,触目惊心的见到了大公鸡的内脏,还有那快血淋淋的土地,以及被血染红了的麦苗,它停顿了一会,看着我,我叫了声灰灰,它就跑了过来,我抱着它的头取下了那一暴漏它坏事的证据,扔了出去,风把那一羽毛吹得老高老高。我相信大公鸡永生了,灵魂会找到另外的一个居所,不再是公鸡了,可能会成为花、成为草的。当我在看灰灰时,它就那样望着我,直直的盯着我看,我拂去它眼角的毛发上的眼屎时,我看当了那个眼睛里的我,以及那样的眼神。我确信我是读懂了那样的眼神,惶恐、焦虑、不安。没有安全感,就像我到了大上海,没有去的地方,忘记了来的地方的种种的境遇一般,我看着那个眼睛里的我,是那么的缺少安全感以及归属感,在这个世界上,我们都很难超越,很难超越空间和时间,而现在,我们的空间狭小,我们的时间被占有,我们怎么就少了那么多的安全感以及归属感,这就是理由吧!我看到了自己,我也理解了灰灰,它只不过是在生成自己的本能——吃肉,这正是验证了它在成长,我抱住了它,我原谅了它。

可这并没有阻碍母亲换了铁链子,这是三天后的事情了。

(6 )

现在它已经接受了惩罚,默默的趴在那里,可到了晚上,黑的夜色就有唤起了它,凶猛、有力量起来,它的叫声坚决、充满了自信和挥洒威武,整个这些都是在表明着自己的忠诚,以及对于自己的本分的解读——看家护院。这样的声音在漆黑的夜色里是可以给人安全感的,是可以给人以力量的。仿佛寂静的夜、漆黑的夜,因为有了这样的力量的存在而变得安静、祥和起来。

到了初三,喜欢起跑步,喜欢听跑步时快速的劲风声,呼呼的吹。灰灰就成了我的玩伴,仿佛它也很享受那种自由的感觉,我的回家就是它欢快叫声的开始。每次,没进门就听到了它的叫声,好像和久违的朋友打招呼,我放下书包,第一件事就是牵着它狂奔,每周只能回来一次,使得这件事情是那么的充满了乐趣,当链子响动,它就上跳下窜的,我拉着它,一路狂奔,我急速的跑步,我们是在赛跑,风从我的耳边划过,我听到了那种美丽,那种劲速的快感,以及把种种的事情忘却的轻松,那是种舒畅,尤其是在面临中考时分,不论是什么,此刻忘却,不论将来如何,此刻平静,不论过去如何,此刻欢乐。跑出五百米左右,我就输给了灰灰,它会一个劲的跑,跑到那边的靠近路边的玉米地,就停了下来,这边的路边嗅嗅,那边的路边闻闻,或是听到了虫子的叫唤就停了下来,静静的听着,又是快速的扑上去,每次都是,无功而返,可就是那么的越挫越勇。我跑不了就扔开链子,链子随着灰灰跑,摩擦在柏油路面,激起了星星点点的火花。我叫声灰灰,它就跑回了我的身边,我绕了几个圈,链子就缠在了它的脖子上,仿佛带了项链般喜悦,就又跑远了。

灰灰每次都知道跑在那个水塔那,现在成了公路管理人住的地方的时候就不跑了,那里离家已经远了,上去就到别的村子去了。每次,我到那里,就是不用上坡的那块,我蹲下身子,伸出胳膊,就一声灰灰,它就加速的跑起来,脖子上的毛发一闪一闪,还有那链子也呼呼的响动,以及那健壮的后腿一跃一跳,转眼间,就会跑进我的怀里,我顺势抱起它,它就耸拉着脑袋,闻闻,就不动了,我走着,我看到灰灰那一闪一闪的身子,还有那鬃毛黑的发亮,我就笑了,当我放下它时,它就跑动起来,不过,没一分钟就又回头,跑了回来。此刻,它已经渐渐的成年,健壮有力,勇猛,成了威武的狗,成了美丽的狗。

(7)

我生病了。

那是高一那年,我生病了,病的好厉害,头疼的厉害,不知道说什么,不知道做什么,没了知觉的样子,我回到了家,妹妹上学,哥哥、父亲外出,母亲做农活。我,就剩我一个,不!还有我的兄弟,灰灰在,每天母亲做农活到吃饭时间就回来做饭,吃了饭就又下地去了,家里的农活只有她一人,我成了病人,她也不让我去,我就带着灰灰上山去了,每天如此,我对灰灰笑,它也遥遥尾巴,我知道它在笑,我没有再抱过它,身体虚弱到有时候只想睡觉,什么也不想做。可这天我做了一个梦,我梦到我病好了,早上起来,我什么也没做,就跑去看灰灰去了,我走进它,它就跳了起来,我拉着它,我们踏着水珠出了家门。这天,仿佛太阳要出来般,山上的雾真大,雾把整个山都围住了,山不冷了,树也沉睡着,不愿醒来,路边的草却早早的醒了,水珠在她们的身上洗着澡,还有几只麻雀在路边啄着什么,就连鸽子也停落在了不远处的电线杆上......灰灰跑了过去,此刻的平静被打破,鸽子成群的飞到了远处的田地去了,麻雀也飞的不见了踪迹,我恨起了灰灰,抖了抖它的锁链,它就自己跑远了,我一个人静静的在那里发呆,我忘记了是什么时候,我开始去看灰灰,我跟着它,我走到了那个地方,我曾经停驻的地方,我蹲下了身子,我叫了声灰灰,那声音仿佛是叫给自己听得,或是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的动作。灰灰听到了,是的,它听到了!它跑了过来,我也看到了它鬃毛在风中飞,看到了它闪动的腰,我拥抱了它,我感受到了灰灰的温度,我那双冻冰了的手感受到了温暖,可此刻,我竟然被冲倒了,手臂没有撑住我自己,我倒在了路边,灰灰跑了过来,这边看看,那边看看的,从大脑里散发出了某种力量,使我站了起来,抱着它回的家,尽管我那么的气喘嘘嘘,可还是笑了一整天。

癫痫的防治工作有哪些
顽固癫痫怎么治疗能好呢
在睡觉时癫痫发作了怎么办

友情链接:

杨花水性网 | 渠县同城 | 财经英语词汇 | 东风日产车展 | 赛尔号暮光之城 | 未来什么职业好 | 喝酒后全身发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