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东风日产车展 >> 正文

【百花小说】花向谁开(社长推荐)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他正在收拾被顾客推出的购物车,寒风中那单薄的身影,让她心疼。她犹豫一会,还是决定离开。

一阵风吹过,她感觉到几点寒意,仰脸发现已经有零星的若有若无的霰雪掺杂在风中。

“还没回去啊?”他从背后走来。

“呵呵,是啊,你呢?”她转过脸,先是一阵惊慌,随后心中的失意立刻挥发散去。

“我夜班。”他也查觉到雪星,抬头看了看天,说:“我请你吃糖球吧?”

“糖球?”

“呵呵,冰糖葫芦。”他走到不远处,掏出两块钱买了两串冰糖葫芦拿了回来,递给她一支,“我们老家都叫它糖球。”

她拿着糖球并没有吃,微笑着,看着他。

“笑什么?”他毫不介意地咬下一颗糖球,奇怪地看着她。

“有没有人说你长得帅啊?”

“嘿嘿。”他羞涩地笑一下,脸上泛红,“有几个。”

他们随便聊了些客套话,就再没有话题了。

她低头咬下半颗糖球,正在脑中搜寻下一句话该怎么说,抬头却见他已经转身,并着一句话离开,“我得回卖场了,明天见哈。”

“好的。”看着他推着一串购物车,吃力地进入超市,她心中忽然特别快乐。超市门口人流匆忙,四周霓虹逐渐亮起,寒冷加夜色令喧嚣稍显落寞,雪悄悄下了起来。

第二天晚上,她心情不错,收银时没有出错,还多了五块钱,虽然这钱不是她的。在她走到超市门口的时候,又看到他了,他趴在首饰柜台上,痴痴地看着被白炽灯照得璀璨的戒指,仿佛超然物外了。

“干吗呢?”她走过来同样趴到柜台上,好奇地问。

他转脸看她,对视的刹那间,他笑了一下,她脸微微红了。

“你看那枚戒指好看不?”他指着一枚镀上白金的黄金戒指,上面是两颗小小的心连在一起。

“好看,想买给你女朋友?”

“是啊。”他陶醉地说。

“很温馨,很浪漫,呵呵,你女朋友真幸福。”

“没有没有,她对我很好,这点东西算不了什么的。”

“离过年还有一个星期,光靠工资应该不够吧。”她说。

“那就不回家了,春节七天三倍工资,我大概算一下,应该可以拿下的。”话虽这么说,但他也不肯定超市会不会拖欠工资,同时也害怕收银时会出错。

“嗯,那应该就够。”她莞尔一笑,“我先回去了,我爸在外面等我呢。”

走出超市,她舒了口气,一直控制在无所谓中的心渐渐缓和,酸酸的感觉慢慢洇开。昨天下的一层小雪还未化完,外面异常寒冷,不远处爸爸开着出租车不停向她按喇叭。

今天是早班,下午三点他早早换好衣服,准备回家好好睡上一觉,却在超市后面员工通道看见了她。

她蹲在角落里伤心地哭泣。

他走过去弯下腰问,“怎么了?”

她抬起头看着他,委屈地说:“我被开除了。”

“开除?为什么?”

“今天又出错了。”

“错了?多少?”

“五百,我爸刚来把钱赔给他们。”

他笑了笑,说:“先站起来。”

她拽住他的外套,吃力站起,然后用挂在脖子上的毛手套,把胖嘟嘟的脸上的泪水擦干,差点摔倒,腿蹲麻了。

“请你吃饭。”他说。

她摇了摇头,“陪我转转吧。”

超市旁边是所大学,大学里有座山,被白雪覆盖,美丽,宁静。

他们坐在冰冷的石凳上,怀里抱着一杯热奶茶,看着山。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工作得这么辛苦。”

“我觉得自己真没用,连这点事都做不好。”

“总会有你喜欢的能做好的工作,并不是每项工作每个人都能做好的,就像以前我在饭店里打工,端菜时总会翻盘子,越想越害怕,越怕越会翻,呵呵。”他大吸一口奶茶,随后立刻喷出,眼泪给烫了出来。

“哈哈。”她忍俊不禁,同时从包里给他翻出一张面巾纸。

“其实,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像这样的打击跟感冒一样,出现一次就多一份免疫。想想,离开之后,就不必天天害怕做错事了,在家想睡就睡想吃就吃,还能和家人一起过年,开开心心的,多好。”他看着眼前的山,第一次意识到能和家人一起过年是多么幸福。

江舞云能明白他想表达,她似乎听得见自己内心静静流动的感情,此时她感觉自己是那样温柔,她想将头靠在他的肩膀,可是那肩膀已经贴上“有人”的标签。她点了点头,转脸看着他说:“讲讲你和你女朋友的事吧。”

“好啊。”他并未有隐藏的意思,“你想听哪一段。”

“从头讲,我有的是时间,呵呵。”

学校里一对上了年纪的老教师,提着从超市买回的东西,相互搀扶着蹒跚走来,走去。背后是一个男生在滔滔不绝地给一个女孩讲平凡的故事,但女孩却听得津津有味。

大年三十那天,她以一个顾客的身份来到超市买东西,却发现他并未在收银台,而是在卖场里摆弄一块宝丽板。

“这是做什么的?”她笑嘻嘻地站在一旁。

他转脸看了看她,笑一下说:“这是让顾客在新年里给爱的人写祝福用的,这是笔,这是纸。”

“那我可不可以写一张?”她眼睛里闪烁着光芒。

“不行,还没弄好,再说这是新年祝福,明天才能写。”刚说完生熟部门就有人叫他,他朝她点了点,应声而去。

她站在祝福板前看了一会,嘴角露出浅浅的笑容,离开了。

除夕很冷,他独自在宿舍,买了一包花生一瓶酒,看着窗外炫丽的烟火和妩媚的夜,听着喧闹,由于不胜酒量,半瓶就醉了。

第二天,中午,上早班的同事来电,电话里那同事说了许多戏谑他的话,他捂着晕乎乎的头,一句也没听懂。等到上班时才知道,他做的宝丽板上的爱情宣言,第一张祝福就是给他的。

祝亲爱的鞠凡:万事如意,工作顺心,喜欢你的笑容,更喜欢你的执着,所以一定要笑口常开,坚持到底!——江舞云

“江舞云是谁?”他转脸问同事。

“不是你女朋友?”

“当然不是了。”

这时过来一个领班,一脸不可思意地说:“就是经常出错那个女孩,你曾经还教过她收银呢。”

“是她。”他方才意识到自己还不知道她的名字。

“哈哈,那女孩相中你了。”

“胡说啥,她知道我有女朋友。”他争辩说。

不过,他能感觉到,开心过一段时间,但随着女孩消失和戒指日益临近,这些不在他心上留痕迹的事都随时间渐渐付之东流了。

假期结束,礼物顺利送出。

感动,惊喜,然后是幸福的女朋友带着内疚和她的原则离开了。

他躺在床上看着手上血淋淋的伤疤,心里同样百感交集。“对不起,我们真的不能这么做,等我们结婚了再做可以吗?”当然可以,刚才手稍稍不规矩就落下了浑身是伤的下场。一种雄性未得手的愤怒在他温顺的胸膛回荡。

忽然,电话响了,一个陌生来电。

“喂?”

“呵呵,在干嘛啊?”

“睡觉呢,请问有什么事吗?”

“知道我是谁不?”

“呵呵,不好意思哈。”

“江舞云啊。”

“噢,你好,好久不见了,过得还好吧?”

“嗯,还行,后天我生日,请你一起出来玩,有时间吗?”

后天正好开学,他想了一下,说:“晚上应该有时间。”

“好,那晚上六点,在易初莲花门口见吧。”

“好的,想要什么礼物?”

“带上笑容。”

“呵呵,好说。”

前一天夜里他和女朋友聊天,手机倒欠了五十多元,第二天很晚才起,直接把江舞云的生日忘记了。

直到手机响起时才突然想起。

“呵呵,在哪呢?是不是还忙着给我选礼物啊?”江舞云特别怕他说,噢,不好意思,我忘记今天你生日了,或是,不好意思,今天我来不了了。

“呵呵,是啊,给你订了个蛋糕,没想到那人竟然这么晚才做,还要等。”他说谎了,接到她的电话,他才大步朝蛋糕坊走去。

“不用,已经有蛋糕了。”她开心地说。

“已经做了。是你给我充的话费吗?”

“是啊,先充五十竟然还在欠费,你昨晚打了多少电话啊。”

“嘿嘿,你们在哪呢?我去找你们。”

挂上电话之后,她自豪地对她的朋友们说,“这个笨蛋,一直在等蛋糕做好才来呢!”

他风风火火赶来,她的同学们暗自嘀咕,这人并不怎么样,为什么她甘之如饴呢?她没有觉得,坐在他的身边,没有一点酒量却总找他喝酒。

饭后她醉了。

朋友们散去,她拉着他要他送她回家,半路她却不肯回了,说家人不让她喝酒,不敢回去。

“那怎么办呢?要不给你开间房,睡一夜明天再回家。”

她没有说话,低着头摇摇晃晃站在他面前,然后突如其来地抱住他。亲他的颈,耳垂,脸,当亲到他的嘴的时候,他将她推开了,“别这样,你醉了。”

她却倔强地再次将他抱住,当她的嘴接触到他的嘴时,他本想再次将她推开,却意外地感觉到一个软软的舌头在他的嘴里翻腾。他的女朋友不会接吻,他也不会,两人只会吸嘴唇或吸舌头,弄得满脸都是口水。

原来接吻是这样,浑身都酥了。

一股强力,把她拽开,他被一脚踹倒,雷霆万钧般的力量。她爸爸出现了,她被残酷地掴了一陈巴掌。他趁机从地上爬起,撒腿就跑,一路仓皇。

晚春,阴天,空中飘有小雨。

他继续爬山,女朋友却与他逆向下山,因为这点小雨他们吵架。他坐在不高的山顶,地处荒郊,山下有一群羊和一个牧羊人,还有他渐行渐远高傲的女朋友。电话响了,江舞云来短信:我好想你啊,想见你。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哪点好,刚才吵架时被女朋友骂得一无是处。他还是把地址发给她,问她会不会来。

半个小时之后她来了。

她穿着裙子,胖得正好,打扮的很漂亮,没打伞,事实上这飘渺的雨星也用不着,他女朋友却因此和他大吵。

山下是石灰厂,远处有许许多多重型工厂,再远处是几所大学。

“冷吗?”他坐在石头上,她坐在他对面的石头上。

她点了点头。

他笑着展开手臂,她毫不客气坐到他的腿上。

她抱着他的脖子,说:“我到底怎么了?怎样才能让你喜欢我?”

他揽着她的腰,微微笑一下,她主动亲过来,他没有拒绝。似乎上瘾了。她亲他的同时手伸进了他的衣服,抚摸他的背。他心中咯噔一下,脑中产生一个念头,随后颤抖着手伸进她的衣服伸向她的胸罩。他所有的思想都混乱了。

天空中雨有飘大的迹象,山下牧羊人吆喝一声,打算把羊撵回家。他拉开拉链,用手撩开她的内裤,事实上那条KT猫内裤她第一次穿。

短暂的痛苦之后,她紧紧地抱着他,似乎想融入他的身体,再不分开。而他在几乎无法呼吸的时候,慌忙撤离,颤栗几下将乳白色的精液喷在她的腿上。她静静地抱着他,他能感觉到湿润的呼吸。良久,他以为她趴在他的怀里睡着了,同时觉得腿上湿热。

她也感觉到了,从包里掏出面巾纸,却发现他裤子胯部的血比她KT猫身上多。她慌忙为他擦拭,结果无济于事。“对不起,对不起……”说着她哭了。

他撩开她的裙子,看见那只带血的KT猫,胸膛顿时空了,不知心去了哪里。在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每当他闭上眼睛就是一只带血的KT猫。

初夏的时候,她来找他已经不要事先打招呼了,只是发现他女朋友在的时候,她便悄悄离开。一天黄昏,他和女朋友约会回来,看见她正站在他租的房子门口,带着耳机笑着看着他。

公园里,很多人闲散,风吹得和煦,余辉也很协调,各种树木温柔地动荡着。

他趟在草地上,枕着她的腿,闭上眼睛似睡非睡。她摆弄着他头发,随口说:“周围人会怎么看我们?”

他嘴角微微上扬。

她又说:“要是你女朋友看到我们这样,会怎么想?”

他睁开眼,并没有看她,而看她头顶上的风筝,安祥的风筝,掌控在不远处小木桥上一个男孩手中。

晚上回家后,她给他打电话,一打就是一个多小时。刚挂电话,他女朋友就哭着闹着要和他分手。原来,她给他打电话,怎么打都是在通话中,越打越急。女朋友早注意到他手机上有个叫江舞云的女孩跟他暧昧来信,于是就记下她的号码,没想到打她的号码也在忙,而两个人都忙了一个多小时。

他没有办法,给她打电话,把事情说了一遍,希望她能解释一下。

“怎么解释?”她很委屈,所以明知顾问。

“我也不知道,但是,但是……”他急得手足无措,不知应该怎么说。

“好吧。”她第一次主动挂掉他的电话,以前都是等他挂上电话才意犹未绝地收回手机。

没过多久,他女朋友就打来电话,声音温柔甜美不带丝毫怒气,她向他道歉,并跟他撒半个小时娇。他实在想象不出江舞云到底说了些什么,为什么能让自己的女朋友有这么大的转变,不过可以肯定一点,女朋友转变的越大,她就越委屈。只有把自己位置摆在最低才能说动最无理取闹的人,他这样想。

后来,在毕业的时候,他在自己意料之中和女朋友分手。自那次分手,两人便再也没有见过,似乎之前在学校里的温存就是一段笑不出来的笑话。

她在很久之后,才得知他分手的事,那天她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找到他,却得到一个比雪夜还冷的晚春。

我打算后天去北京。

去那做什么?

考研。

接下来的对话可有可无,在之后的时间里她小心地将其筛选出来,然后忘记。

癫痫病究竟可以治疗吗
陕西治疗癫痫病医院怎么样
福州治疗好的癫痫医院

友情链接:

杨花水性网 | 渠县同城 | 财经英语词汇 | 东风日产车展 | 赛尔号暮光之城 | 未来什么职业好 | 喝酒后全身发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