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广州装饰材料网 >> 正文

【八一·同题】恋(小说·旗帜)_1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参战老兵老金已经在重症监护室一天一夜没有进食了。

老金患高血压很多年,这一次与战友重回军营相聚,回来后血压一直居高不下。昨天早晨在卫生间忽然晕倒在地,儿女们急忙把老金送到医院,经过一系列抢救,还是一直深度昏迷。主任医师检查后摇摇头说:“我们努力抢救,严重脑梗。能不能醒过来,除了治疗,就靠奇迹了。家属要有心理准备。”

病床上的老金,一副处于昏迷状态,别人询问他,他已经没有任何反应了……

老伴与儿女们站在老金床边,静静地看着他,焦急与担忧写在每一个人的脸上。儿子轻声地问:“爸爸,您能听见我说的话吗?”老金毫无表情、漠然地躺在床上,根本听不到儿子的声声呼唤。

这时,儿子把明明领到床前:“爸爸,您的孙子明明来看您了。”明明趴在爷爷的床边,看看爷爷的脸,稚嫩的声音响起:“爷爷,爷爷,我是明明,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啊!我都想你了!爷爷!”平时很疼爱孙子的老金依然没有表情,没有任何动静。

儿女们都静静地围在老金床前一筹莫展,心事重重。

重症监护室有规定,探视时间只有两个小时。眼看探视时间就要到了,老金还是没有清醒的征兆。老金的老伴心里那个急啊!她伏老金的耳边,轻声轻语和老金说着什么。老金依然无动于衷,始终毫无知觉,更没有睁开眼睛。老金的老伴突然想起了什么。她拿起老金的手机,来回找了半天,然后找出了一个电话号码拨通了出去……与对方说了老金的情况,最后请求对方说:“您跟老金说几句活吧,看看老金听到您的声音,能不能醒来。打扰您了!”随后,老伴把手机声音调到最大,以便老金能听到,然后把手机贴在在了老金耳边。

手机里隐约传来清脆的女声……老金听着听着,慢慢地眼睑动了一下,手指头也抽搐了一下。儿子、女儿惊喜地说:“快看,快看,手指头动了!”“眼睑也动了!”老金的老伴颤抖伸出另一只手,轻轻地抚摸着老金的脸。老金的眼睑动了几下,艰难地睁开了双眼,懵懂地露出一丝欣喜的微笑……

老金的儿女和老伴睁大眼睛看着苏醒过来的老金,满脸的不可思议。

一个电话有这么神奇?连主治医生也觉得太不可思议。女儿金萍忍不住问妈:“老妈,这是给谁打的电话啊?”

母亲长舒了一口气,告诉金萍:“这是你老爸的女战友。”

金萍更奇怪了,从小到大从来没听老爸说起有个女战友。于是,就向老妈要了电话号码,决定和老爸这个当年的女战友联系一下。她心里想:这个女人一定是老爸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她一定有种神奇的力量,否则处于昏迷状态的老爸是不会睁开眼睛的。

第二天,老金女儿金萍如约来到茶楼包厢,看到包厢里坐着的是市妇幼保健院产科主任沈玲。金萍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她只知道沈主任是从部队转业的军医,医术高明。当年金萍生明明时,突然感到头痛,头痛程度已超过了肚子的疼痛,助产士一量血压收缩压高达180,是产时子痫。这是孕妇生产时比较凶险的病症。助产士喊来了沈主任,是沈主任奋力抢救才使金萍转危为安。顺利产子,母子平安……老爸怎么会和沈主任认识呢?金萍带着疑惑走到沈主任对面,坐了下来。

金萍友好地说:“沈主任,原来是您啊!感谢您再一次成为我家的救命恩人。”

沈主任抬头见是金萍,模模糊糊地有些印象,她笑着说:“原来是你啊!有什么妇科问题需要咨询?”金萍也笑了:“找您一定是看病啊?我是来感谢您昨天的一个电话就唤醒了我爸。我是来感谢您的。同时也好奇,我老爸怎么和您这么熟悉?他一听您的电话就醒了。求求您救救我老爸。”金萍话一说完,眼睛就润湿了。

听完金萍的话,沈玲陷入了沉思……

过了好一会,沈玲努力让自己平静了下来,她向金萍敞开了心扉。

1975年医科大学是文革时期最后一批招生,沈玲与老金同在一个班。老金的老部队是野战医院,沈玲保送单位是驻军医院,因为同是军人,俩人接触自然多了一点,共同的理想和爱好,俩人很快相爱了。因为俩人都还没提干,恋爱就像是做地下工作,如果被同学、老师知道,再传到部队领导的耳边,不但书读不成,提干也会成为泡影。当时部队明确规定,战士是不准谈恋爱的。他们俩人约会都有个暗号,就是宿舍窗台放盆花,正好女生宿舍对门就是男生宿舍。沈玲想要见老金就会把花放到窗台上。俩人相会地点就是学校图书馆,每人一本书,面对面坐着互递纸条。就这样的小小纸条传递着俩人的情谊,三年同窗建立了深厚感情。直到毕业,同班同学与老师都不知道他俩谈恋爱。俩人回到部队后先后提了干,沈玲提为妇产科医助,老金提为外科医助……

原以为俩人终会成眷属,没想到1979年风云突变,沈玲与老金失之交臂。

1979年1月,全军进入一级战备……

沈玲与老金原先约好的三天一封信的承诺再也没有兑现过。沈玲只听说老金他们上了前线。她已整整一个月没收到老金来信了。沈玲每天关注战报与报纸信息,丝毫也没有找到老金他们野战医院的只字片语。她天天往医院收发室跑,希望能收到老金的来信,而每一次都是失望而回……在焦急等待中,过了一个月,直到我军从前线撤军,沈玲也没有收到老金的一个字。

有小道消息说我军的一个野战医院被越军特工一锅端了。听到这个传闻,沈玲心急如焚,却又不好向组织去证实,因为他俩还没给组织打报告确定恋爱关系。

老金的去向就成了一个谜,后来也成为沈玲心中的一个痛。

转眼春去秋来过了二年,沈玲一直在等待着老金,她也做过多次努力,多方打听,没有结果。她只能一封一封往野战医院写信,期望老金能够看到。寄往野战医院的信被全部退回,上面写着“原址查无此单位”。沈玲决定利用自己二年一次的探亲假,按老金以前来信的地址,经过长途颠簸,几经周折,找到了老金当年所在部队的县城,也找到原野战医院的旧址。可是呈现眼前的已经是一所学校,根本不是什么野战医院……

此时,沈玲的心情沮丧到极点。

她不死心地问起附近居民,被告知,原来这里确是个野战医院,自卫反击战后就没有回来过,后来地方政府就在这所野战医院营房旧址上改造成了学校。当地人谁也不知道这所野战医院去了那里……

沈玲心灰意冷地回到部队后,就打不起精神,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战友们以为她生病了,关心地问她。她什么也没说,只是和战友说:“我很好,别为我担心。”时间就这样一年一年过去,沈玲周围的战友们都成家生了孩子,她却仍待在闺字中,等着恋人老金。

到了1982年部队大裁军,部队领导征求沈玲转业去向。沈玲向领导表示转业到老金老家龙城。部队领导很奇怪,沈玲的老家和父母都不在龙城,她也否认有对象在龙城。最后组织上还是尊重沈玲意愿,把她安排在龙城医院妇产科。

沈玲心里有个小九九,她相信如果老金还活着,就一定会在龙城出现。

三十年过去了……

沈玲早已升为龙城医院妇产科主任了,老金还是杳无音信。

这一天,让沈玲没想到的是竟然在分娩室里碰到了思念多年心上人老金。

没错,是老金!而此时的老金正是要她抢救的产妇——金萍的父亲。这让沈玲已平静的心再起波澜,这三十年来沈玲从一个青春少女到人到中年,望眼欲穿地等着老金。这期间她送走了双亲,后悔自己没有尽一个女儿的本分,没有为二老尽孝。她一直守在龙城,等着老金。如今她仍孤身一人在龙城,而老金已经娶妻生子。

见到老金,沈玲心里翻江倒海,几十年憋在心里的疑惑,太想一问为快。但当看到老金焦急的眼光,口里不停念叨着:“救救孩子,救救我的孩子……”沈玲什么也没说,全身心地投入到抢救产妇金萍的工作中去,经过二个多小时的抢救,控制住了产妇的血压,侧切阴道口,上了产钳,才娩出了孩子,母子平安。还是一个健康的男宝宝。

当这男婴第一声哭声宏亮地哭出的时候,沈玲疲惫地坐在了分娩室的门口。

老金看到了沈玲急切地问:“我女儿怎么样了?”沈玲看了一眼老金,涌起千言万语要说,要问。她想问他为什么不给她信,要她白等了这么多年?当年誓言在哪里?当沈玲看到老金身后站着一脸焦虑的老金老伴,沈玲轻叹口气,把想说的话咽了下去,把所有的苦涩也压在心里。

她言不由衷地说了句:“产妇很好,母子平安。”颓然地脱下隔离衣,悄悄离开了分娩室……

金萍听到这里,拉紧了沈玲的手说:“沈主任,您太不容易了。您和我爸感情这么深,他为什么离您而去呀?”沈玲苦笑了一声,酸楚地说:“这要问你爸了。”以前,金萍听母亲说过,母亲和父亲两家是世交,也早已订好儿女亲家。母亲的父母还曾救过爸爸的命。

那是1962年,正是困难时期。这年父亲发高烧,被爷爷抱到医院。当时爷爷家里很穷,拿不出住院费,医生说了不住院会有生命危险。全家人正在犯愁的时候,外公闻讯拿来了住院费,让父亲得到及时治疗。这笔钱,爷爷当时是还不起的。尽管父亲承诺要还这笔钱,外婆家一直也没让父亲家还。自从父亲参加了自卫反击战,爷爷、奶奶一直提心吊胆。有一天他们突然接到部队的加急电报,让爷爷奶奶迅速赶到部队。于是,爷爷奶奶带上未过门的母亲赶到部队。原来父亲部队参战,父亲不幸踩上越军埋下的地雷身负重伤。母亲在部队医院护理了父亲半年,母亲对父亲的精心陪护得到了父亲部队赞赏,出院后由组织出面为他们办了婚礼。

沈玲听完金萍诉说,终于明白了老金为什么不给她来信。感叹命运无常。一种情思涌上心头,不由自主地流下了眼泪……

看到沈玲流泪了,金萍慌了:“沈主任,您别伤心啊,我老爸心里时刻有你的,我们所有人都叫不醒他。可是你的一个电话,他就醒了。恳求您去看看我爸爸吧。您原谅了他,他才会活下去的。只有您能救我爸爸!对我们全家来说,爸爸活着就是我们全家的希望。也是我最大的幸福。没有了父亲,我们的人生就不完美了。求求您!沈主任。”

此时,沈玲心里想:已然阴差阳错了,自己这一生是不幸的。有时活着就是一种幸福,老金还活着,只要人还活着,无论如何都是一种幸福……想到这里,她叹了口气,美丽而优雅的脸上掠过一丝苦笑,豁然地说:“好吧,我试试。”

金萍见已经说服了,就与沈玲告别了。她相信有沈主任帮助,老爸一定有希望治好病。

沈玲回到住处,坐在沙发上回忆前不久与老金会面的情景:老金泪流满面向她说对不起,耽误了她的青春,他心里一直放不下她,他以为这么多年来,她一定有了自己的家庭,有了自己的孩子。让老金没有想到的是,至今沈玲一直为他守身如玉,并为他转业到他的老家,这是多么深厚的感情?!深深的内疚紧紧抓挠着老金的心,他忍不住地把沈玲拥到怀里,任沈玲在自己怀里哭泣……

沈玲第二天上班查完病房,抽空来到老金所住病区,向神经内科主任了解病情。主任拿出了CT片子给沈玲看,他告诉沈玲情况不容乐观,需要病人配合,坚持溶栓,溶栓药液中可能会导致疼痛,只要病人能熬过这一关,就有痊愈可能。如果不能坚持就会瘫痪,形势相当严峻。本来病人昏迷可能性就很小,老金能醒来,已经是个奇迹。病人的求生愿望很重要,希望病人能渡过难关。神经内科主任如是对沈玲说。

沈玲感谢地对神经内科主任点了点头,刚想告别,就叫住:“沈主任,我小姨子要住院生孩子,被医院告知没床位,你可否安排一下?”沈玲笑了笑:“没问题,我管辖的病床一个产妇今天出院,回头我给你安排一下。”主任感激地对沈玲笑了笑。

沈玲转身离开了主任办公室。转了个弯就来到老金病房。

老金看到沈玲的一瞬,眼睛突然一亮。老金的老伴赶紧起身:“沈主任,我们老金醒了,就是不会说话。”

沈玲拉起老金的手说:“老战友,你还记得你说过的话么?”

只见老金盯着沈玲的脸,激动地皮肤抽搐着,嘴唇翕动、再翕动,最后一字一句艰难地说:“我——永远——记——得!”听到老金说话了,沈玲、老金老伴、女儿金萍都流下了眼泪,金萍紧紧抱着沈玲:“谢谢您!沈主任,您救了我老爸。”女儿金萍与母亲相拥而泣。

沈玲对老金说:“你们主任说了,只要病人配合,坚持溶栓,忍受疼痛。只要能熬过这一关,就有痊愈的可能。”

金萍高兴地跳起来:“真的?老爸你一定要坚持啊。”

老金点了头,沈玲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沈玲走出病房。这时阳光正好,她很欣慰……

她相信老金一定能战胜病魔!她也相信今后的生活一定会阳光灿烂。

甘肃哪医院治癫痫好
遗传性癫痫的症状
儿童癫痫遗传怎么办

友情链接:

杨花水性网 | 渠县同城 | 财经英语词汇 | 东风日产车展 | 赛尔号暮光之城 | 未来什么职业好 | 喝酒后全身发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