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赛尔号暮光之城 >> 正文

【江南小说】微蓝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我以仰角45度仰望着天空,我看着天空中的那些自由自在的小鸟,它们永远不知道我有多么的羡慕它们,因为它们离她,要比我离她还近!

--题记

我的名字叫微蓝,当程小安问我为什么叫这个名字的时候,我竟然第一次因为我的名字而产生困惑。我不知道我的妈妈是谁,我也不知道我的爸爸是谁,我只知道我有一个疼我爱我的姑姑,她叫我微蓝。

我是六岁上的幼儿园,因为姑姑工作实在太忙,没有时间照顾我。所以当仅仅六岁的我,站在那么大的幼儿园看着他们向我投来好奇的目光的时候,我说:“姑姑,我怕。我想和你回家。”

眼泪在眼圈中迅速凝聚,姑姑看了我一会儿,牵起我那紧紧抓住她的裙摆的手说:“好吧,姑姑带你回家。”

正当我要走出幼儿园的时候,我的裙子被一个陌生的小男孩抓住,他说:“你来了干嘛走?留下来,我陪你玩。”

姑姑看着那个紧紧抓住我裙子的小男孩,低下身对着我的眼睛说:“微蓝,你要不要留下来和这个小哥哥玩?”

我看了看那个眼睛亮晶晶的男孩,又看了眼前的姑姑,硬着头皮点了点头说:“好吧!”

就是这样,在我六岁的时候,男孩将我的手从姑姑的手里拉了出来。看着姑姑渐渐消失的背影,我的眼泪还是没有控制住,我刚刚朝着姑姑的方向迈开一步,那个陌生的小男孩竟然又将我抓住:“你干嘛去?”

我将他的手甩开,说:“不要你管。”

幼儿园的老师扳着我的身子,让我站立在那些个陌生的面孔前,介绍着我,她告诉他们要经常陪我一起玩,我看着那个陌生男孩兴奋地目光心生一阵厌恶,就是因为他,我才放开了姑姑的手。

我坐在他的身边,他笑嘻嘻的将他所有的玩具都搬到了我的桌子上来,有还装着沙子的小汽车,有还没有开封的水彩笔,还有一个都没了气的小皮球,我将他的东西狠狠的推给了他:“我不玩。”

那个男孩的脾气到也是好的,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把那些东西都收拾了起来坐在我的面前说:“那我陪你聊天。”

“你平时在家的时候都做什么呀?”他牵着我的手,问我。

“看姑姑刺绣呀,我姑姑会刺绣,用机器刺出来的窗帘可好看了。”

“你姑姑是做什么的呀?”

“我也不知道。”

“那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叫微蓝。”

“微蓝?你没有姓的么?怎么叫微蓝?”

那是我第一次思考自己的名字,姑姑一直都是叫我微蓝的,至于为什么,我也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程小安”

“嗯。”

晚上当姑姑把我接回家的时候,姑姑要我把今天在幼儿园里发生的事情讲给她听,我就躺在姑姑的怀里,和她讲着那个调皮的程小安,姑姑笑了笑捏了捏我的脸蛋儿说:“睡吧,宝贝儿!”

七岁的时候,开始准备上了一年级。那时候姑姑在我们家的附近找了一家服装店,我喜欢看着姑姑做活时认真的样子,就如同姑姑喜欢看我玩耍的样子,总是因为看我而耽误了手里的活。

上了一年级之后,程小安已经成了我的小跟班,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后我才知道我和程小安的家离的是那么的近,于是我们每天上学和放学都一起走,那位那时候瘦的可怜,所以书包这样的重活就全部丢给了程小安。

我开始喜欢上和程小安在一起玩,而陪着我们玩的人便是我的姑姑。姑姑在我们家里弄了很大的一片地,四周种上了许许多多的花,有些话我到现在都叫不出名字来,而中间就中了一些黄瓜,西红柿之类的蔬果,那些年的夏天的傍晚,就是属于姑姑、我、和程小安的。

我和程小安在院子里将打针的针管抽满水,然后射向墙上,写着一个个根本不成形的字,而姑姑自然地就忙活在那片小小的天地间。

最喜欢过的就是夏天,姑姑煮一大盆过水的面条,然后从院子里摘下纯天然生长的黄瓜和大葱,一碗香喷喷的鸡蛋酱。那会也不知为什么,每每姑姑吃起大葱的葱白时,都会出现响声,这样好玩的事情我和程小安当然要效仿。于是我和程小安便学着姑姑,倒是那个调皮的程小安要比我心急,拿着一颗粗粗的葱白,沾了好大一口鸡蛋酱,狠狠地咬了下去,然后不但没有听见响声,却看到了一下子就流出眼眶的泪水,姑姑笑着说:“小傻瓜,快吃一口饭。”

而我,有了程小安这个前车之鉴,自然是没有勇气拿起那比我手指还粗上许多的葱白,只好拿起我最爱的黄瓜沾上鸡蛋酱,咬得咯咯发出的响声还可以和姑姑吃葱发出来的响声相提并论。

很多时候我都在回想那些年的那些日子,姑姑带着我和程小安在院子里玩耍的场景,程小安的妈妈每次都和姑姑开玩笑说:“要不把这个小烦人精给你算了,天天在你这里待着的时间比在家待着的都多。”

姑姑把我搂在怀里说:“我有我们家微蓝一个宝贝就好了,就够了,多了一个我可管不过来哈!”

后来我随着姑姑到了奶奶家,其实我对我的爷爷奶奶的印象是比较浅的,我只知道爷爷奶奶都很爱我,后来爸爸妈妈因为闹离婚闹得厉害,一向爱我的姑姑索性就带着我走出了家。

这些事情其实我都是记不准的,只是隐隐约约的记得家里有一阵闹的很凶,后来跟姑姑出来之后就一切平淡了,所以直到我六岁的时候,懂事的时候,我对我的爸爸妈妈的印象还是没有多少的。

印象中似乎只有姑姑一个人陪着我。

九岁的时候,姑姑带我回了奶奶家。听说奶奶在准备着姑姑的婚事,那些日子姑姑总是习惯性的沉默,然后在某一个夜晚姑姑和爷爷奶奶大吵了一架走出了家门,却忘了带我走。我自己一个人就坐在家的门槛上,一坐就是一夜,看着姑姑离去的方向,眼泪一滴一滴的往下掉。

第二天清晨的时候,我冰凉的身体终于感觉到一丝温暖。睁开眼睛看,看到了姑姑那一直盯着我看的眼睛,她轻轻的亲吻我的脸蛋儿说:“小傻瓜,怎么坐在外面睡着了?”

我将手搂在姑姑的脖子上,狠狠的亲了姑姑一口说:“没有你,我睡不着。”

程小安的出现实在是出乎了我和姑姑的意料,因为奶奶家和原来的姑姑家是有一些距离的,而且搬回来的时候我只是告诉程小安我要走了,却也没有告诉他具体的地址,转了学的我也在有了新伙伴的时候忘记了程小安。

没想到他却在我即将忘掉他的时候找了上来,姑姑为我们做了许多好吃的,当程小安吃完饭之后才知道他是自己偷偷来的,并没有告诉他的爸爸妈妈,姑姑一听急坏了,二话没说的穿起衣服就把程小安送了回去。后来姑姑回来之后才知道,原来程小安之所以知道我们家的地址,是因为他去问了学校的老师。

那天晚上,姑姑在院子里抱着我说:“微蓝,若是姑姑结婚了,有了宝宝了……”

“姑姑有了宝宝之后是不是就不会疼微蓝了?”

“不会啊,姑姑还是会继续疼爱微蓝的,只不过要分出一点点爱给宝宝啊。”

我若有所思的想了想,还是说了句:“只是一点点啊,那也不要好不好?”

姑姑听着我的回答,不禁笑了起来。

三天之后,姑姑便穿上了婚纱,嫁到了离我很远的地方。我不喜欢那个穿着西服的男人,从我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我就开始讨厌他,因为是他把我的姑姑从我的身边带走了。

有生以来第一次和姑姑分别那么久,邻居家的爷爷奶奶安慰我说姑姑不是永远不回来了,姑姑只是串个门,等一阵子就回来了,可是我天天等,夜夜等,却还是等不回我的姑姑。后来渐渐的长大了,才知道嫁出去的女子如同泼出去的水,嫁出去的人,就再也不是我们家的了。

每隔一段时间,姑姑都会回来看看爷爷奶奶和我,有时候大家开开心心的说说话,有时候回来还没待上一会儿姑姑便会生气的走了,那时候只要能看上姑姑一眼就已经是很高兴了。也从未管过他们究竟谈论的是什么。

姑姑的肚子渐渐的大了,听他们说那里面有个宝宝,而我也即将拥有一个弟弟或者妹妹,我欣喜的看着姑姑那大大圆圆的肚子,实在不敢相信竟然有一个小生命在里面,我问姑姑说:“姑姑,这就是你上次和我说的那个宝宝么?他什么时候会出来呢?”

姑姑弯了弯腰拍拍我的头说:“当然啊,没想到微蓝还记得呢!”

我有些小小的期待,还有些小小的嫉妒。我期盼着这个生命的到来,因为看着姑姑每天对着自己的肚子都会笑笑的时候,我就会觉得姑姑一定很爱很爱这个宝宝。

我嫉妒,我开始嫉妒这个正在生长的小生命,其实那个年龄的时候我是不知道什么叫做嫉妒的,我只是感觉到恐惧,害怕这个宝宝的到来会把姑姑对我的很多爱都分享给这个宝宝。

宝宝出生的时候,我忘记了是什么经过,只知道宝宝明明是个男孩却长的像个女孩子一样秀气,那时候我有事没事的时候都喜欢往姑姑家跑,我喜欢和姑姑在一起,虽然那时候我很小,帮不上什么忙,但是我喜欢坐在姑姑的旁边安静的看着宝宝。

宝宝渐渐地长大了,姑姑一家也离开了家里搬到了北京。因为自己的年龄越来越大,也因为回到了爸爸妈妈的身边,所以对姑姑的思念也就变得淡淡的,但是每次我难过的时候我还是会想起姑姑,想起姑姑对我的好,想起姑姑照顾我的那些日子。

姑姑的个子不高,但是却有一头非常好的头发。那时候每天坐在电视前看着张怡宁打乒乓球的时候我会和奶奶说其实我觉得张怡宁长得和我姑姑蛮像的,每次听到我这样说,奶奶都说说我你是想你姑姑了吧?看谁都觉得长的像,现在想起来,也是,看着张怡宁那张和姑姑没有半分相似的脸,也不知当时怎就觉得那般相似。忽然想起一句话,那就是:“因为思念,身边的每个人都开始越来越像你。”

后来因为姑父在北京的公司里出了事,因为工作弄伤了手。那时候普普通通的一家人就在北京相当于流浪的生活,但是姑姑没有回来,姑姑有很严重的肾结石,那时候姑父因为工伤不能干活,所以家里的一切都由姑姑干,姑姑犯病最严重的一次是肾结石疼得打了两只杜冷丁,但是姑姑没有哭,家里面很多人都说我和姑姑的性格很相似,但是我知道,姑姑的刚强,是我永远都学不来的。

总是很难想象当时的姑姑该是有多么的厉害,一个女人,一个连小学都没有毕业的女人在北京和公司打着官司,打理着家里的一切。直到要回了赔偿,才回来。

姑姑回来的时候我都已经上初中了,我还清晰的记得姑姑回来的那天买了许多只烤鸭,因为她知道我和爸爸都很喜欢吃,姑姑回来的时候买了很多东西,有给奶奶的衣服,还有给我的衣服,那是一个唐装的马甲,很好看的。那时候在我们这里还没有那样的马甲,每次我穿在身上都觉得自己骄傲的像个公主一样。

当姑姑搬回家的时候,因为离得的很近,所以姑姑家就又成了我的常去的地方,那时候上学不懂事,总是因为学习的事情和妈妈吵架,每次吵架之后我都喜欢去姑姑那里,和姑姑聊聊天。

家里面都知道我最听姑姑的话了,姑姑一直很喜欢女孩儿虽然她是那么的疼爱弟弟,但是我知道姑姑还是更喜欢女孩一些,记得小时候姑姑总是喜欢给我买很多很多的头花,然后为我梳各式各样的头发,直到我长大了,姑姑还是愿意给我梳头。

在这个家里,我总认为我和姑姑比和别人更近一些。我喜欢听姑姑说话,喜欢陪在姑姑的身边,哪怕是她教训我也好,哪怕她后来因为有病而变得像小孩子一样分配我干活也好,我就是喜欢和姑姑在一起。

姑姑生病的时候我在上高一,一直都知道姑姑喜欢头疼,后来一次检查中才知道姑姑得了病。我记得妈妈给我打电话的时候一直在哭,我问为什么,但是妈妈却一直不说,妈妈一向是个爱哭之人,我也就没有多想什么,可是当我回到家中听说姑姑的病的时候,我觉得有什么东西一下子就从我的心中被抽空了。

“脑胶质瘤,一个无论选择化疗或是保守治疗都会使生命倒计时的病魔,就那样在不经意之间附在了姑姑的身上。”我开始惶恐,那些一直都在电视上出现的镜头开始迅速的闪进我的脑海里,我仿佛能看见医院里面一张病床上姑姑苍白的脸,然后医院的长廊里一群亲戚欲哭无泪。

姑姑住院了,那时候高中的课程是很紧张的,但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我的感情,其实我一直都是害怕坐车的,因为家里面的人都知道我晕车很严重的,但是那天我还是固执的请了假,坐了将近两个小时的车去看姑姑。

医院那种我不知道是什么药水的味道让我觉得恶心,也让我觉得惶恐,我有些害怕,害怕这里面的一切,曾经的我虽说也时不时的进场出入医院,但是从姑姑得病的那时候开始,我开始讨厌医院,每次进入医院的我都是那么惶恐不安,我总觉得死神就是一直待在医院里,每一次进去之后我都害怕,害怕它一不小心就带走了我的姑姑。

姑姑的脸色很不好,但是姑姑的精神状态很好。看见我的时候姑姑还埋怨我说没什么事情怎么还请假来了,当时我一直在笑,但是出到外面我就开始一直哭了没完了。一想到我再也看不见姑姑,一想到这个病会让姑姑时不时的身处于危险之中,我就觉得自己特别的无助。

来宾癫痫病治疗中心
治儿童癫痫病专科医院
湖北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有那些

友情链接:

杨花水性网 | 渠县同城 | 财经英语词汇 | 东风日产车展 | 赛尔号暮光之城 | 未来什么职业好 | 喝酒后全身发红